我快速地回應一下玉秀老師跟俊億老師兩位的看法。其實兩位的觀點我們都理解啦,那我們其實會這樣寫,主要是因為這邊……其實我後來覺得薇君委員用的這個「避免針對性的追究」,不是說不追究,而是不能只追究個人的責任啦,為什麼?因為在組織行為心理學上,我們的判斷是,很多時候組織上會有一個行為,叫做Assign the blame,就是說,明明是組織整體的錯誤,透過個人責任的凸顯,去推顯組織本體的這個瑕疵或疏失的問題。

其實這邊是我們著力的重點,就是說,個人的責任它當然重要,如果說他確實有像俊億老師講的有故意或過失的話,這個責任是要追究的。不是說不追究,但是我們不能只針對性地追究這件事情,讓組織有機會進來說「都是他的錯,我們制度是完美無缺的,我的制度是沒有錯的」。所以這個提案的本旨,可能是我們的語言用的不太好啦,但是並沒有要鄉愿的意思,就是說個人責任是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