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味道不太一樣。其實它這裡有一個改革策略的思維問題在裡面,它不是在講追究責任跟找出組織發展,它事實上在這是一個策略上的想法。是,來,薇君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