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講一點個人對……可能司法從案人員對「冤」這個字的一些敏感性啦喔,就是說不太喜歡,假設是一直被講冤冤冤,阿我們就很不喜歡冤枉人,也更不喜歡被冤枉喔,所以「冤」這個字是一般人通曉易懂,但是從它文字上的指涉,確實好像在指責人喔,就是你冤枉人家啦,那但是我從某個角度來看,那個如果是以烱燉委員前面在提到……就是所謂有高度概然性的角度來看的話,那個才符合「冤」,如果只是刑事誤判就不一定。就是說你怎麼界定那個「冤」,如果是在美國innocent project,他們自己受理的,他們是用另外一個用語叫actual innocent,是真實無辜者,才啪啪啪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