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我完全理解崇略委員的想法,其實我當時在討論我也考量到這個問題,就會不會寫得太特定啦,那這個我想開放給大家公論,我沒有特別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