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早上有提到德國的情況,它就是固定嘛,那就不用再去斟酌什麼所謂的身分地位,那所以……如果說要避免法官所謂的恣意的一個認定,那乾脆就採定額,然後呢,不應有不當階級意識的差別待遇,我是建議喔,把這個不當階級意識那個拿掉啦,本來法官在裁量就是依據法律,你不能說法官是有階級意識阿。也許在當事人會認為說,是不是法官有階級意識?其實法官不是的,他是依據法律的規定,他所做的一個裁量,那當事人可能覺得不公平,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你不能說法官在裁量的時候有階級意識,所以我是覺得把那個用語拿掉喔,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