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或許我們現在先不要替……替後面設想這一個原因是在此,我……沒問題,我的想法是這樣,因為我們已經是財產跟非財產上損害已經並列,事實上非財產上損害那一個還是一塊的那個賠償,那這一部分是日費的補償,這麼說好了,以日費補償或賠償來講,那如何去調節到一個適當的位置?我們現在去設想說要幾倍或多少倍,好像也不是很理想,就是讓他後面看怎麼調節,比如包括剛剛其實有講到,那個俊億委員說要罰到很重,其實都還要再考量說後面政策上的效應,原因在哪裡,你是可以故意或重大過失,假設故意啦,這大概是很少見,真的故意入人於罪那一種的。那怎麼可以只賠這樣而已?國家要付出的代價要更多,可能阿這個要相對不是只有精神賠償,要不在精神賠償上面調節,要給他很多的精神賠償,要不就是說,這個賠償以外還要罰你國家在這種情形底下那麼惡劣的一個作為,而加重他的責任。

那這個我想這就後面在刑補整體的那個考量底下,都要放進去,那完全認同您的講法就是說,在這裡面的這一個國家責任的充實有效呈現,才是可能贏得人民信賴的一個方法之一吧。

好,那文字上各位還有沒有什麼意見?如果這樣調整。來,崇略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