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就是第三個提案是由林裕順、毛松廷等委員提出來的,落實被害人保護細緻化死刑司法程序,那提案人在提案書裡面已經講說他們要盡量的來避談死刑之存廢,合先敘明喔。但是,我覺得在談論死刑的量刑,就是已經承認死刑的必要為前提,例如說我們今天不能來談說我們要來瓜分召集人的財產過程當中如何的來重視公平的原則,雖然公平的原則一定不會錯,但是我們不能以瓜分某人的財產為前提,所以我認為在政治上的效應就是,我們如果討論這個案子就等於向媒體宣稱說司法國是會議承認死刑的正當性。

那特別是我們對於他的量刑,有了進一步的細緻化的討論之後呢,就更增加了民眾對於死刑的……等於我們在增加對死刑的信任度,這是第一個說法。第二個是我從方法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如果只分析受死刑宣判的案例,事實上就沒有辦法進行比較分析,那我們在職業安全以及其他有關於意外的種種的研究當中,除了對於意外事件進行分析之外,對於幾近意外,也就是near accidents的分析,更提供非常有用的資訊。我們才知道哪些事情可能產生意外,但是後來為什麼沒有發生?所以我認為不能……如果我們要從這個死刑……為什麼被判死刑的這個過程,不能只研究死刑。

那第三點,我認為從量刑的角度來看事實上根據……我的了解有限,但是根據德國的刑事法的法官對我國的這個量刑上面的規範,他認為我們的量刑的規範是相對比德國來講是比較低的,所以綜合這三個意見,我認為,我建議將討論的議題改為重大案件、重大刑事案件,例如說量刑超過十五年刑期的所有的重大刑事案件的量刑的細緻化,而不要只談對於死刑判決的這個細緻化。我認為對於重大刑事案件的所有的量刑都是非常重要的議題,我在這邊先表示我個人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