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拍攝到畫面)不好意思,因為這個議題在第五分組的時候,其實已經有進行過討論,那第五分組當時有舉出一些案例類型,譬如說性別暴力或是食安法,或者是貪汙治罪條例,要司法院再去做後續量刑的精緻化,那這部分不曉得跟今天討論的一案會不會有一些重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