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該案的提案人之一,然後我想我應該也是少數申請過修復式司法的委員之一。那我想要補充說明的就是,其實修復式司法在台灣試行了很多年但一直沒有正式入法。那我看到的問題會是在因為它沒有正式入法,所以各地處理的方式有很大的差異。那同時也回應旻園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因為它沒有正式入法,所以促進者……即使是同一個地區的促進者,不同的促進者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做法、不同的脈絡。那我們就會提……這就是我們之所以會提案的原因,就是希望它能夠正式的入法之後,讓這一整個系統,還有這一整個修復式司法能夠更完整的被建置,包括促進者的培訓和監督機制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