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不一樣嘛,進展之不同階段,那應該有一個差異性,之不同階段。然後妥善建立系統性實務的標準化課程及規劃實務演練時數,這樣OK嗎?怡成律師?OK?好。這三點各位有沒有意見?沒有,來,第四點。

法律扶助基金會,加一個應,應積極轉案與推動修復式司法之服務。裡面有很多說明,只是說這個說明看起來就是按照聯合國相關規定跟我們法扶法的規定,法扶應該可以做這件事情。那怡成董事……怡成律師同時是我法扶現任董事。其實法扶這個事情現在已經在推動中了,所以這件事情法扶是會來做。因為很多所謂的加害者、被害者,尤其是弱勢者會同時尋求法扶扶助,法扶就是判案給他們,但是法扶會認為說那我們就提供一個平台,假設說這兩方都來尋求法扶的協助的時候,我們就徵詢他們的意願,然後在法扶去培訓人員、促進者這些,然後讓這個平台能夠扮演修復式司法的一個場域,所以法扶要有這樣一個功能。那現在法扶的政策上基本上是朝這個方向要做,所以那個說明是不是可以略掉?那個提案委員?提案委員?整個說明文字可以略掉,就法扶要做這個事就夠了,略掉,請略掉就好了,那就句號了,法扶要去做。是那個,OK,好。五,好,是,裕順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