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就第三點,原來是架構修復式司法促進者之訓練跟督導機制,但是其實我的想法跟怡成委員……怡成律師剛才講的有一點是相合的,目前如果說是以認罪為基礎,或以刑事案件為基礎去做修復式司法的話,那恐怕會有一些障礙跟困難,那對他推廣應用跟我們的本質可能也有點不相符合,所以我在思考說是不是把第三點的架構修復式司法促進者修改為架構修復式正義促進者,那後面的這個相關的部分也都一併修改為架構修復式正義的促進者的部分。

那另外一個部分是我想請教怡成律師的部分,就是說因為在第三點這個部分,我們希望的是一個完整的這個訓練跟督導機制,可是這個訓練跟督導機制過去都是由地檢署來做中心來做。那在這一次我們建議的具體改革方案我們加入了法扶──法律服務基金……法律扶助基金會,但是我想請教怡成律師的是在國外看到的應該是由什麼樣的機構或組織來做這件事?因為這樣我們這一個第三題好像……第三點的具體建議改革做完好像沒有一個負責機關跟機構,好像有這樣一個缺漏,那我想借重您的回答來思考一下這個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