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這議題應該是,身為辯護人角色會非常關切的,因為這議題裡面,其實我只要舉兩個很簡單的例子。我之前在前一次會議有講過,剛才許大法官他講到的,我之前在前一次會議講到的,好像偵查不公開永遠都只有對被告,還有對我們的被害人,然後對其他的人不知道有沒有公開,我們不曉得,但是永遠這兩個資訊都是被封閉的。

那舉兩個例子,一個痛失愛子的家庭,他們身為告訴人,提出過失傷害的告訴。我想他們應該要有權利知道他的愛子是怎麼死的、怎麼走的,那最後這個,我們對於最後不起訴的處分,我覺得這個不是我們要評價的範圍;重點在於說,在整個偵查的過程當中,連鑑定報告都不曾提示給被害人看過,那不讓被害人家屬有表示意見,對鑑定表示意見的機會,然後也不讓被害人有知的權利,知道說,他們的至親摯愛是怎麼走的。那我想這樣的偵查沒有辦法讓人民信賴、沒有辦法讓人民心服口服。

那另外一個例子,被告他被,很簡單、都是很簡單的刑事案件,我想很多辯護人都一再地遇到的,被告侵占,因為公司的案件被告侵占,然後侵占工程款跟債權債務糾紛之間,其實有需要釐清的部分,但是告訴狀裡面所附的八張支票,從頭到尾糾結了一年多、兩年,從頭到尾沒有被提示過給被告看過,不知道那八張支票到底是哪一家銀行、哪一個金額,沒有辦法去做核對,所以我們的偵查一直的延宕,然後這個被告就,被告跟告訴人之間糾結了一年多,都在糾結這件事情。

所以這個是對一個司法資源的浪費,那到底被訴訟的對象,讓他知道這個他被訴訟的原因,只有告訴他罪名足夠嗎?那讓他知道被告的罪名之外,是不是要讓他知道他可以提出的相關有利證據,去有助釐清事實;事實上釐清事實這一點,是我們在偵查中要做的一個重要的事情。那辯護人跟被告,相對的、以及被害人、都一樣,他們是有助於去做釐清事實的證據跟事實的提供的。那我想,從事法律工作越久,我就越謙卑,因為我覺得沒有辦法傲慢,為什麼,因為你會發現越來越多的事實,不是你用你的專業技術去理解、去解讀,它就可以被判別的。那有很多,其實有時候當事人告訴我們一件事,不管他、他告訴了一個事實,一個關於被害人的日常習慣,或案件當天他出門走的一條路,可能都有助於你發現事實的真相,蒐集更多、更有力的證據,更快速的解決釐清掉這個事實。所以說坦白話,在偵查中取得這樣資訊取得權跟閱卷權是非常必要的;而在參與訴訟的程序當中,它的偵查密行,它是可以藉由保密義務這些相關的規定去做落實的,那所以這個部分、這個部分提供給各位委員作參考,事實上,在目前的偵查程序當中有這樣的問題。

那另外一個,剛才提到了一個簽結的問題,簽結是另外一個黑洞、另外一個黑洞,因為簽結表示有案件,在偵查進行當中,但是它什麼時候結束,沒有人知道,它結束了沒有,沒有人知道。常常我們當事人會過了一年兩年之後問我們說,這些案子很久沒有開庭了,它到底結束了沒有?我就說我們趕快去幫你聲請查覆看看,那可能查覆,現在地檢署會、都會查覆給我們一些結果說,它還在進行當中、還在偵查當中,可是它可能已經三個月或半年沒開過庭了。那到某一天,律師要報稅的時候就來查一下,這些案子到底結束了沒有,結果發現它可能被行政簽結掉了。那簽結最大的問題不在於此,最大的問題在於說,它簽結了以後它是可以重新再提出告訴、重新再起訴的;所以在經歷過這個偵查程序後的當事人,他如果是經歷不起訴或起訴的話,他會得到一個事實的釐清跟認定,然後會受到不起訴效力的保護跟保障,他要有新事實、新證據才能再提出這樣的一個告訴。但是如果是簽結的話,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受到這樣的保障,等於他過去所受的偵查跟壓力,跟事實的釐清跟證據的提出,通通白費了。

那更有甚之就是說,這個偵查資訊的不公開,以及這個簽結制度的存在,造成了一個狀況跟問題就是,欸這個案子到底分了幾個案,沒有人知道。它可能今天調查的是某個營業秘密案,但是調查當中,它可能某部分被簽結了,某部分被分另外一案,或二案、三案,那證據被分布在不同的扣押清單當中,以及不同的案件當中,那當事人以為他已經盡力的去釐清事實、這件事情已經調查過了,但是不知道說後面還有某部分的證據仍然被扣押,或者仍然在調查進行當中,他被突襲,他沒有辦法了解他現在在受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偵查跟調查。那同樣的,我剛才所提到的就是說,訴訟資源浪費,那偵查單位不想知道事實嗎,如果提示了這些、如果這些資訊的對等,可以有助於事實的釐清的話,那這樣子在偵查程序中,或許會更加的迅速,而不需要一直是只有保留在偵查單位當中。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