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個也是這個實務上操作的結果啦,當然我不能說、應該是說我沒有辦法說每個檢察官都這個樣子,那我相信當然也是會有一些檢察官,就是他在適當的時候會讓被害人知道一些他需要知道、需要了解的一些情況。那、至於說在多大的範圍、一個限度裡面檢察官會有這個、這樣的一個資訊的釋放,我覺得這個可能就會變成是說,每個個案當中會有不一樣的情況啦,我的理解是這個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