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們要超越大法官的解釋嘛,對不對,才有辦法去講這些事情,如果是建構在他的架構底下,那個確實是行家,你看對嘛,我一講可能趙委員知道,可是我們在場應該很多人還抓不到重點。

那現在重點是,回到就是我們要超越現在大法官解釋的架構,甚至也要超越各國外國立法例,要解決本土的問題。那所以我剛才才提到就是說,如果大家比較能具體了解這個、就是比較、大家能不能討論,就是到底像這個台南女作家的案件,到底要怎麼樣去適用這個機制,那第一個問題。

那第二個我也再講一下,就是說我完全贊成,不要再拿、外國月亮不見得比較圓,重點是能不能解決問題。那剛才我覺得滿可惜的,我們剛才第三個議案沒有被拿出來討論,我相信我們這組裡面很多委員是熬夜好幾天才寫出來的,我覺得那個只是使我們彼此互相取暖用的。可我覺得重點這真的是,我們是超越,到底怎麼解決台灣現在這樣的問題,就是我們、大家知道我們死刑只有釋字476在講啊,根本就476真的是在解決到底有沒有,死刑有沒有違憲。那我們是進一步的想要去了解一下,到底台灣怎麼解決一有死刑判決,那大家就這麼大的爭議,那這爭議不解決的話,其實我們再怎麼改革,大家都對司法很多批評。那或許是、我還是覺得,要能用啦、能用。那剛才如果說、假設剛才、回到我剛才的例子就是說,這台南女作家的案例,如果按照我們這樣一個討論的決定的話,那我是覺得要該怎麼去、什麼情況、我怎麼去適用這樣的提案啦,那麼有一個基準、或是一個標準,然後能讓大家比較好操作,然後解決我們台灣現在目前這種生態。

那我再強調一點,就是大家對737、對對737有那麼大的疑義的話,其實我們偵查不公開更嚴肅的是,之前有一個729,729在討論的是所謂的、到底立法院什麼可以調偵查的卷證,那729也有相關的決定啦。那更重要的,我覺得偵查不公開它就是一個,我常常形容它是潘朵拉的盒子,因為裡面真的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那到底要什麼方式來避免一打開之後,可能會傷到其他無辜的人,或是被拿出來做誤用,我覺得這是要滿嚴肅討論的問題。那終究回歸到這個問題就是說,到底我們要找出一個方法、找出一個機制,能解決、平衡大家,有時候確實是有、有些是適用上的問題,有些是人的因素,那制度上總是要有一個基準、有一個準則,那到底我們能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有一個準則,或是大概論據要很清楚,那不要誤傷到無辜的人,我想這是在這邊做個提醒。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