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剛才我的問題好像沒有受到解決,就是說因為現在那個台南女作家的案件已經是在偵查中了嘛,那我們試著在對照這樣一個提議的話,如果說雙方,現在可能、假設那個被告,那個男老師,他的律師也來,或者他的家屬也來,我們要用什麼機制來決定到底要不要給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