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剛才徐大法官提到一個滿有意思、滿值得再思考的問題,到底這個資料是誰的?其實,我覺得就像個資法保障,它應該也不是當事人的、也不是國家的,是那個提供、譬如說做證的人,或是、就是目擊者,或是被害人,可能被害人去提供相關的筆錄嘛。所以這資料是誰的?那我覺得是不是可以檢察官,或是說偵察機關他就可以來聲請他就給他,我覺得跟資料是誰的,應該再考慮看看。這資料是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