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就是說,對於第一點,有明確提到兩次這個閱卷的字樣,那我想呼應、我們立法院現在也還在研議,還要辦公聽會。那我想,保障、不管是被告方、或者是被害人、告訴人方,這個資訊取得的權力都很重要,這個大方向我想在場大家都有共識。但是資訊取得的方式並不限於閱卷這個方式。那所以,我想說這個在制度上這種比較超越的部分,我想我們是不是還是保留空間,給將來政治部門來做這個最適當的演繹。所以我個人的想法就是說,對於第一個閱卷兩個字,就是說我們是不是把它改成案件當事人資訊取得制度,然後後面第二個閱卷權「及閱卷權」四個字我個人是覺得應該刪除啦,因為應該已經涵括在資訊取得權的裡面,那所以這是我個人的意見。

那如果、再補充一下剛剛那個德國法的這個部分的話,那就誠如剛剛許前大法官講的一樣,就是說閱卷權確實是附著於辯護人身上,所以被告是沒有閱卷權利;但是因為被告基於他是訴訟的主體,以及這個人權公約的規定,所以他仍然有、可以取、就他仍然可以取得這個卷宗,只是他的權利就不叫做閱卷權。所以其實我覺得這個部分,當然還是可以再做釐清。

另外剛剛講到那個可以聲請救濟的部份的話,那是限於案件偵查終結以後,如果檢察官還限制的話,才可以向法院提起救濟,如果是案件進行中的話,檢察官是可以限制閱卷,同時呢這個部分也是不能夠提起救濟,那個補充在這邊。

那如果說對於個人剛才提出來的建議,如果大家還有不同意見的話,那我建議、不是建議,我就提案本案交付表決,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