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覺得第一點跟第二點似乎有一些就是,第一點的話大家大概在精神上都會同意,但是第二點似乎有一些疑慮,會讓、而且可能對於主動告知什麼這些,覺得可能、事實上寫了等於沒寫。所以我不太知道提案人是不是同意,如果我們保留第一點作為整個的精神,是不是其實已經是對目前整個偵查的整個程序上一個滿大的進步,就是說已經是有所突破;那如果再加上第二點,會不會反而增加了一些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