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我其實只是想行使一下副召集人,因為我是形同虛設。不過,因為我不是學法律的,然後也是個婦道人家,但我想說的話就是,也許跟我們的民眾說,就是請大家再相信司改一次,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