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們就開始開會。今天開會首先歡迎,也謝謝各位來參加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二組的第一次會議分組會議,今天因為是我們所有組第一次的分組會議,所以在程序上準備可能不及。另外一方面的話,今天也是整個分組會議的第一次會議,所以媒體也很關心。所以剛開始的話,我們大概慢了幾分鐘,那但現在的話,還有兩位委員還沒有出席,還沒有到,我想等一下他們就應該會趕到。不過我們也就還是準時開始。等一下兩位委員到的時候呢,也許不會影響到我們的整個程序。

因為一開始的話除了說跟各位表示歡迎,也謝謝大家答應來參加我們這個分組的分組會議。我希望各位都是經過我們同仁邀請,各位也同意來參加我們這一組的分組會議,謝謝大家。這個總統府他司法改革的國是會議,主要是總統他為了就說回應民意的要求,所以召開了這個準備在今年六月召開全國,不是全國對不起。是司法改革的國是會議。那大家應該還記得在1999年也有一次全國司改會議,在座有幾位委員當時也都有參加那次的會議,那今天的會議就這一次的會議跟上一次的會議不一樣的地方,各位如果有參加過上一次會議的,大概很明顯可以感覺得出來。就是上一次的會議的話呢,主要是以法律專業的審檢辯學,包括法官、檢察官、律師、還有法律學者,主要是以這些法律專業的法律人的話為主所召開的國是會議,那今天我們這一次的國是會議,因為總統的想法是以前的司法改革,都是法律人自己關起門來進行,可能不完全能夠真正的反應人民的需求,所以他這一次的設定的話,就希望是要以全民的觀點切入。所以在組成籌備委員會的時候,還有我們在進行分組會議的時候,所有的委員的話都希望是以非法律專業的人士的話占多數。那今天我看我們分組這個委員分組會議中間,我大概算了一下,包括我們在座籌備委員的在內的話,可能是一半一半,可能還沒有達到總統的要求,不過在這個情況之下呢,我們也會跟各位保證就是說,我們進行的任何的討論的話,都會尊重非法律專業的人士委員的觀點。那也希望這也是總統他特別覺得是說,他看了我們籌備會議中間的話、一些資料,然後最後提出來的一些議題,他就覺得是說,這個不要說他看不懂一般人可能也看不懂,他甚至也有法律的背景,他可能覺得是說,用字遣詞可能都是太專業。就在這點上的話,我們也會在我們這次分組會議中間,也希望能夠避開這樣子一個問題。所以也是特別希望是說,我們分組委員中間,非法律專業的委員的話,也盡量能夠從你們的觀點來批評指教。就我們今天主要討論的可能就是兩個部分。一個就是我們會討論有一個除了我擔任召集人之外,另外還有一個副召集人。第二個比較重要的就是,我們要決定我們分組討論中間的議題和順序。各位請不要誤會,雖然籌備委員會對於議題,有先事先的話有一些討論,然後有一些規劃,但是到分組討論中間的話呢,整個議題也是要尊重分組委員,所以我們今天第一次會議中間非常重要的就是要討論,現在大家等一下會看到我們討論出來,已經提出來的一些議題大家覺得適不適合,需不需要修正、增加、或者減少,或者認為是說可以移到別的組,那這個的話我們都尊重我們分組委員的討論,那當然除了這個議題選擇之外的話,還有一些順序,大家應該可以理解是說,我們時間非常緊迫,所以也要請各位委員見諒,就是因為時間緊迫的情況之下我們很多的籌備,可能有一些不是非常令人滿意,不過也在因應時間壓力之下,我們能夠討論的議題可能不多,所以可能要做一些選擇,這是議題的選擇。

第二個話就是,我們也可以看到,最近媒體的一些報導,就是因為大家知道是說分組會議開始要召開進行,那很多關心司法改革的人士就覺得是說,為什麼有些人沒有在裡面?

或者已經被邀請參加的委員會認為是說,他沒有分到他認為他適合的那一個組。這點的話我想都應該有一些可以考慮該跟各位來說明,就是我相信是因為人數有限情況之下,有很多熱心關心司法改革的,而且很適合參與的人士的話可能沒有被邀請進入到這整個改革中間,就這個開正式的會議,不過各位也可以看到是說,我們的議事規則中間,也有一個補救,就是如果各分組我們在討論議題中間的話,發現哪個議題有哪一位人士的話,他不是我們的委員,但是他在這方面他有特別具有代表性的意見,經過大家討論的話同意,我們就可以邀請他來參加。

所以這樣子的話,也希望能夠來補救。因為人數有限情況之下有遺珠之憾。不過各位等一下我們可以再繼續討論,認為這樣子補救措施,或者這樣子方法是不是妥適,我想都可以再討論。所以在我們在繼續進行之前,是不是允許我先邀請各位自我介紹一下。我們彼此認識一下。首先的話,我是林子儀。現目前任職中央研究院法律研究所,也是研究員也兼所長。那謝謝各位參加然後也希望大家能夠支持,謝謝。接下來是不是就從我右邊開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