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大家好,我是張升星。我目前在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服務,我在剛才主席提到1999年的時候,我也參與當時的司法改革會議。但是坦白說,我今天來參加這個會議,說實在我並沒有很高興。我是有點忐忑的,因為我那一天跟一個同事在講說,1999年也參加現在也來參加,好像是以司法改革為常業的,好像司法都沒有進步,但坦白講我自己的理解是,司法是有進步。

只是相對於社會其他各個領域來講,進步的幅度太小太慢,所以沒有辦法改。所以我自己來這邊的心情,說實在是有點忐忑的,那我今天自己的心態是抱著一種比較像是被告的心情來這邊,就是說總統就職的時候批評司法,那大家好像掌聲如雷,我相信沒有一個法律人心裡會覺得舒服。尤其是我們從事審判工作的實務工作的法官,我認為那個心裡更是難受,那坦白講我今天,我真的是抱著一種像是被告的心情來這邊,那我嘗試提出司法實務工作者的觀察,或者我們的答辯理由,希望跟社會解釋就是說我們現在碰到的困境是甚麼?希望在這次會議中能夠對於大會有一點貢獻,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