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一個分組是剛才我相信在籌備階段對於怎麼分組,議題收集,收集完之後,然後怎麼樣子歸類再怎麼樣子分組,還有就是怎麼邀請委員,在這個部分大家花了非常多的心力,那現在目前呈現出來的是我們已經,也不能是說最佳,就是一個最大的公約數一個共識出來的。那剛才黃委員提到的部分,還是可以調,還可以調。如果大家覺得還是不行,我們還可以再調。像譬如說剛才已經跟各位報告,在最後上一次的籌備會議中間的話,總統看到提出來這些議題,他就覺得不夠及格,對他來講他覺得不及格,所以這個也就是我們,剛才跟各位報告中間也說到,就是說對於議題的怎麼樣子的文字怎麼寫,怎麼樣來描述,甚至我們怎麼樣來說明這些議題,那可能都可以再談,就有特別事項譬如說黃委員在內的可以來指教,那至於那個分組的那個title(標題)那個名稱,我相信也是可以調,如果覺得適合的話。那也另外一方面,也誠如你所說,那五個分組中間,其實彼此之間有些議題是重疊的,有些議題是重疊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呢。可能有些在座的,包括在座的委員和其他的委員的話,都有可能會覺得,所以另外一組他所談到的問題,其實是我關心的。那這種情況之下的話,也是現在目前我們正在談的,就是說是不是你也讓各位都可以去參加,每個分組的討論,列席啦列席。

可是各位馬上可以理解到是說,我們實際上的困難就是會議的這個場地的問題,場地可能沒有辦法,可以容納非常多的人,像今天司法院,像目前我剛才稍微詢問了一下,司法院另外還有一個會議室,可能比這個稍微大一點,不過好像不是很理想,所以是選擇用這個三樓的這個會議廳,那這個會議廳的話,因為他的設計,所以能夠容納的位置的話,就比較少。所以這也就是剛我們正在討論開放的情況,實際上會碰到的困難。另外一方面的話,也因為會議討論的效率問題,所以可能僅能夠列席,了解說其他分組討論甚麼,那如果個別有意見的話,也可以用書面的方式來表達,否則的話整個議事效率就會受到一些阻礙,這也是不得已的情況,我先暫時先回應黃委員的詢問,這樣不曉得有是不是比較可以?好還有沒有其他委員有?是,何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