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在討論這個議題的時候,我是呼應剛有一個委員說這個題目很模糊,後來我看到第五組我才知道說,其實我的專業其實是比較放在第五組,但第五組那邊好像也是蠻多人的,所以也ok啦,但是剛剛那個,就是說明我覺得也蠻好,就是來參與因為我可能太關心那些比較是具體議題的東西,其實到底制度怎麼樣,恐怕才是重點,所以也ok。

我只是在剛剛跟我們副執行委員,我剛剛一時覺得好像自己不是FIT IN這個組的,不過現在大概有點了解,那就是的確,就是我們可能要花一點時間,比較能夠了解這整個司法制度,因為我們是非法律人,大概就是今天也是學習很多,學習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