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那個這樣子,就是剛剛鄭委員,你現在還可以繼續追問,就是說,那我從我關心的角度,那你這個制度改革,對我們來講有沒有什麼意義?我覺得這都可以問的,因為我們改革基本上來講的話,大家也可以理解,這1999年就將近18年前這些議題都討論過了,那憲法訴願應該也是討論,可是好像沒有結論,主要只是在談那個,要想辦法就是談到是,好像談到那個司法審判機關化,談到這個問題,那這一次我想,對不起我就繼續用跟您請教,就是你覺得,你可以繼續問,這個制度本身的改進對我來從我關心的角度來講的話,會有什麼樣的一個影響?或者是幫助。我想這都是我們需要回應的。所以這才表示出來說,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