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席。

我想我大概有一兩點的那個,也就是我剛剛我聽院長所說的。這一組可能比較多是放在審判制度的部分,其實因為我關心的議題包括說勞動法跟勞動的一些訴訟,是在這一組裡面,另外其他組的話,基本上也有一些關心,我想可能就也有其他委員朋友也在那邊,可能就透過他們去表達意見,不過我還想說,除了審判制度之外,其實有一些審判的負擔可能是因為我們沒有一個非訟制度,沒有落實一個非訟制度,是不是也會在這邊這一組來討論,我舉個例子。

就是說勞動案件訴訟裡面很多都是權利事項,權利事項就是雇主違法,明顯就是違反法規而導致的這樣的訴訟,其實勞工在這個訴訟裡面得到最好的結果,就是依法雇主該給的東西,那有一些事情如果透過,透過假設不只討論審判制度,包括說其他的非訟的這樣子的程序的部分的話,一來就是說你可能可以減少訴訟的這個部分,二來就是你也可以來讓整個品質可能會變得更好一點,因為經過一定的確認,所以我想可能也不一定只討論所謂的審判制度,因為的確審判他可能公不公正、專不專業是大家所關心的,因為現在缺少最後的信賴,但是有一部份可能是,譬如說非訟的程序的部分,可能也許也可以一併的討論,我想說這是我的意見,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