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委員提到的,這個訴訟程序或是非訟程序,跟勞工案件有關的,這個他在2-4這個我想應該是孫委員,比較會感興趣的一個重要議題,那司法院其實我們本身就已經在做了,那其實我們也認為說,即使不到國是會議來,那麼司法院也已經,目前已經積極在訂定勞工案件的特殊的一個程序,希望說能夠回應這個關心勞工權益的全國各界朋友,他們的這一個訴求,那麼我再補充一下,我剛所說的那個建立裁判憲法訴願跟司法院審判機關化,那我們主席就是說,大家聽得懂嗎?

這個是對我一個很大的一個挑戰,我剛剛沒有說完,就是司法院審判機關化。意思就是說,大法官過去530號解釋做成一個決議,就是希望以後司法院跟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能夠合一。就是以後會變成,司法院就是變成類似美國的最高法院的制度,那這一個是可能很多人反對,1999年的國是會議,我也有參加,當時是一個重要的議題,當時我是少數見解,我是不贊成的。

但是因為1999已經做成那個決議,並且大法官也做成了那個解釋,我現在就是司法院長,是首席大法官,我當然就是要來落實530,但是這個就是剛說,可能會短程、長程、中程,那麼只要以後司法院審判機關化以後,第一個議題就是裁判憲法訴願制度,這個自然就不再存在了,因為裁判憲法訴願制度就是說,大法官跟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是分開的,所以讓大法官可以審查最高法院,或最高行政法院的裁判,可是以後如果司法院審判機關化,全部都是合而為一的。那當然也就不會有裁判的憲法訴願制度。這太專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