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子,這個司法官養成,就是法官檢察官的養成的部分是在第四組,那個是我最想參加的,不過因為沒有辦法參加,因為那是對我們作為一個法律學者的一個檢討,也就是說我們沒有真正達到我們的功能,這是對我們的檢討。所以我其實是也很想當作被告去,就像張委員談到的,去受檢驗批判的,那先來跟各位再說明一件事情,就是說我們,不好意思因為我們時間上有限,所以各位發言就話,每一次發言盡量三分鐘之內,也要請我們幕僚單位的話也要提醒,在剩30秒之前的話就要提醒,按鈴提醒。

因為這照我們的規則的話,要我主席要善盡提醒責任,所以我們,我就這樣做。我並不是說黃委員並沒有那個,對不起,我沒有冒犯的意思。就是說盡量大家把時間節省下來,所以接下來張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