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我剛才說過我是抱著被告的心情,所以被告就是希望爭取發言,那我兩分鐘就好,我嘗試著就是剛才,高委員、高茹萍高委員,有講到就是說司法白話文的一個,那剛才許院長對於憲法訴願有解釋,但是我認為觀看直播的觀眾,我認為他們聽不懂什麼叫憲法訴願,那我嘗試用我的方式解釋看看,就是說憲法訴願,在我的理解就是說,我們對於每一個個案判決,要不要建立一種制度?

這種制度就是說,我認為這個個案判決他違反憲法,我們要不要創造一種特別的上訴程序,這個上訴就向大法官去上訴,因為現在好像社會普遍認為大法官都是守護憲法保障人權的,所以我們要不要建立這樣一個制度,一個審判案件一審、二審、三審,判決確定了以後,我們要不要建立一個制度說你這個判決,法律沒有問題,但是法官的認知有問題,你適用憲法有問題,所以以這個個案判決,違反憲法作為理由的一種特別上訴程序,學理上叫作憲法訴願。

我想就是說,我們這個第一個子題,我想要討論的應該是這個,就是說我們到底要不要建立這種制度?當然這個制度,當然會有好壞的各種不同的評價,我對這個制度,這個具體的看法,我覺得我們進入討論的時候再講。我今天只是嘗試的想要解釋,希望能夠讓社會理解我們現在在討論甚麼,就是說這一組當我們國家要不要建立一個制度,一個案子已經一、二、三審確定了,那我們另外創設一個憲法訴願,就是說利害關係人,他覺得這個案子適用憲法有問題,違反了憲法的意思,然後去向大法官上訴,要不要建立這樣的制度?這個就叫作憲法訴願,就這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