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再強調一下,我的一個發言是在內部的法官論壇,我不知道媒體朋友你們是有什麼樣的一個管道,能夠在把那一個只有法官能夠看的到的一個論壇的內容,那麼就把他這個po出去,我真的很佩服記者的神通廣大,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