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們這個已經是一個公開的會議,那每個人有自己獨立自主的判斷,程序、實質、內容這個都是在很灰色地帶,我覺得這是每個人自己良心的問題,就是說我們至少做成也只能只是一個君子協定,能怎麼樣呢對不對?這難道有刑法的伺候嗎?

這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是覺得說,我想大家有一個共識,如果發言是以自己的看法去講的,不是大會的看法,應該是大家能知道。現在臉書,不一定要臉書,我跟人家講個話也可能提到這一點。這個時候再怎麼,三四手傳播出去就已經變樣了都有可能,所以我覺得這樣子一個程序問題,我們簡單的大家有一個共識就好,不然的話花很多時間在這種問題上,可能我們一直都沒有辦法進入實質,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