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主席我非常贊成林老師還有何社長的講法,因為我們如果說現在本來就言論自由的國家,而且這事實上這也不是秘密的會議,所以如果每個人對外的發言都以個人名義,只代表對自己負責的方式發言,而不是以代表這一個分組的方式發言,我覺得這個是可以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