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分鐘,高難度。那個專業法院目前我就比方說少年家事法院,現在我們有這種專業的法院或者智財法院,那麼這個法院就是一個正式的法院,你要蓋一棟這個有法律的一個依據,那如果只是專業法庭的話,他就不是一個法院,他可能就是說,比方說我們在地方法院或高等法院裡面,設一個比方說這是一個財稅的一個專庭,讓取有那個財稅的專業執照的法官把他們就集中去辦那一個案子,所以他只是在分組的時候,他就是專門去辦這一個專門的案件,可是在組織上他並不是要額外再設一個法院,那就像說目前的2-4設立專業法院,我們目前可能就是會,目前司法院就比較會遲疑,但是如果是設專業法庭,這個是問題比較小,我們會朝這個方向去努力,就像那個勞動事件,我們可能會設勞動庭,但會是勞動的程序,可是勞動法院如果要設的話,可能比方說在台北設一個勞動法院,那就表示說全國的勞工如果他要遞訴訟他都要跑到台北,那這樣的話反而不方便,可是你如果要在每一個縣市都設勞工法院,那這個又有問題,所以可能就是專門的訴訟程序或頂多專庭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