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意剛剛林委員的發言,其實有些太細了其實不需要,那所以我支持他有些細節應該把他刪掉,因為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那我很短的。其實我在之前收集意見的時候,是黃秀端委員有徵詢過我的意見,那其實我提了一個我個人覺得比較重要的,就是說要成立研究組織,那問題是要成立研究機構那個部分被放在第五組而且是犯罪項目,我覺得不是很適當,我的強烈建議是要放在2-4裡面,那當然除非現在司法院已經在進行那就不用,然後我覺得可能牽涉到法院組織法,我認為還是應該在這個會議裡面討論。

那我的理由其實是這樣,那剛剛提到包括黃委員提到,其實過去很多台灣的司法改革或是法律改革,其實不太有實證研究的基礎,那也不太有大部分的法律人,其實也沒有社會科學訓練,那我在講一個更直接的,我們現在有一個中華的參審跟陪審,其實韓國跟日本在進行了,他們很多的制度的經驗,其實我們只看到制度,但是實際的怎麼運作我們是很不了解。他們發生那些問題我們不了解,我們都是想當然爾的。但我其實很多問題,我不認為就是說在沒有那麼一個實證基礎的,或者說不僅對國外或是對我們自己本身的法院或檢察官的實務工作的,沒有一個深入的調查分析的時候,其實不應該那麼貿然的去做一個決定,那我是強烈的建議是說,因為在那一個意見收集裡面的第33,他其實就是成立一個研究機構,司法研究機構,但是只是被納入犯罪,我覺得那個犯罪,應該是比較算於那個行政體系的問題,但我覺得整個大的司法體系研究部門,應該是要放在司法院特別是司法院組織調整部分,所以我的建議就是直接在2-4那個部分加入這個討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