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忠委員第一次發言,剛才我有注意到,院長大院長你提到的這個,這個就是說,司法院的審判機關化,那530號解釋90年10月就做了,而且大法官是在解釋文的第四段,最後一段他就講了很清楚,希望兩年內能夠修改。

就是說組織法,就是四個終審法院的組織法,是我們法律人自己不做,對不對?90年到現在了,大法官是要求兩年內,你就修改了,他憲法就規定你本來就是一個審判機關,你除了大法官釋憲以外,你其他都沒有,就搞司法行政,那要怪誰?

就是我們自己到現在還在討論這個問題,大法官早在九十年就告訴你兩年內要修改,都不做,大院長你剛才提到了,這個不是司法院提的議題,那我覺得是對的為甚麼?司法院那麼沒水準嗎?

還提這種議題,人家都已經早在90年,民國90年就告訴你了嘛,好剛才大院長您提到,我們現在要長期、中期、短期的做法,那我們處理準則,剛才這個主席特別叫我們看的那個,處理準則第2條第3款,第2項的第3款,如果我們認為可以交由司法院,延提執行期程的話,經分組會議討論決定,那你司法院自此在我們會議結束,你就要提供具體的執行時程。

所以我要建議大院長,是可以把我們這議題,你今天就在這個場合公開的講,哪些是不需要討論,你們司法院就可以做,然後司法院就把執行的期程,在我們的會議結束之前,就說我可以做到,那我們就不必討論這問題了,就剛才林教授講的,那個甚麼行政訴訟的那一部份,執行的,停止執行不停止執行,這個也要到我們這邊來討論,不必阿。強制執行法的一些執行的修正,也不必到我們這邊討論,所以我要建議大院長,針對我們今天所列的,各個這樣的議題,所以他分為之一到之四,可是有些部分是我們司法院可以做的,我們就趕快把它完成。然後跟這個委員報告,那我們就可以不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