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部分也是需要法律人幫我轉譯,我想過去這幾年當中,跟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很多的爭訟,其實是在於行政命令本身。就是說可能民眾對於行政機關、對於某一個法律,或者是行政命令的看法是不同的,那究竟這個行政命令有沒有辦法可以成為爭訟的一個標的,這件事情有沒有可能是可以在這一次處理,因為我們知道,應該是幾個禮拜之前的那個大法官解釋裡面,可能有一個稍微對於行政命令到底能不能作為訴訟的標的這個部分,好像有一點鬆綁,如果我的理解沒有錯的話。可是這一點會不會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特別是對於想要利用人權公約來進行訴訟的朋友來講,可能是一個重要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