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這樣我說的不夠清楚。就是說,這樣子的發動,是不是還是要按照原先傳統的一個釋憲的程序?比方說,仍舊是已經在審判過程當中得到一個終局審判,或者是只能是由法官中止審判來提起大法官解釋,或者是由立法委員?那我在說的是一個更直接的,我們可不可以直接到甚至是各級法院裡面,就是直接以行政命令作為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