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猜想黃委員在想要問的一個問題,是我們現在的實際狀況,我們制度跟實務,這是我們現在做的,就是如果在法院裡面,包括行政法院跟普通法院,你們爭執一個行政命令是違法或違憲的話,制度上法官是可以判的,就可以直接判,而不需要等到去大法官。但是如果法官不同意,他不這樣判,到最後三審結束了,當事人還是可以拿這個問題去聲請大法官解釋,這是命令、行政命令的部分。但是法律的部分,當事人如果在法院裡面爭執法律違憲的話,按照現行制度,法官如果認為法律沒有違憲,他可以判;他如果認為法律違憲了,他就必須停下來,法官去聲請大法官解釋。但是如果法官認為法律沒有違憲,他判下去了,人民不服氣,還是可以在三審終局之後,去聲請大法官解釋。所以關於命令跟法律的違憲審查,在法院來說,權限是不一樣的,這是現在的制度。也就是說,法官是可以拒絕適用命令,因為它違憲或違法。但是實務上,法官多少情況下、多少比例會被這樣說服而拒絕適用,那是實務上的問題,制度上他是有權利這樣做的。但是法官沒有權利,在現在的制度上,沒有權利拒絕適用他認為違憲的法律審判,至少他判決書裡面不能這樣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