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幫我上法學課。就是說,那像在這樣子的事上,是必須要有明確的當事人,比方說要有人因為受到某一種行政處分,比方在以同婚的案例來講,(林召集人:理解),比方說可能我們主張的是法務部在十幾、二十年前所做的函釋是違反民法本身的,可是我們變成是說今天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不能基於我們對於這一個的認識,我們直接跑去台北地方法院,而是必須一定要有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