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這個,剛剛黃委員提的,事實上如果是完全不需要權利受到侵害,就要去打訴訟,那這個的話會變成所謂的公益訴訟這個類型。那在公益訴訟的話,基本上是要有法律明文規定,然後變成是一個所謂的、通常都會用團體訴訟的模式,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什麼東西都團體訴訟,那司法院就倒了、司法權就倒了。所以,基本上是以權利侵害為中心,這個是大概司法權的一個最核心的領域,大約如此,只有一些例外。那事實上您剛剛提的這些,有兩個問題。第一個,那個函釋,是不是命令,其實是一個問號;第二個呢,如果是命令的話,我們行政程序法150條,應該154條以下也有相關的設計,然後其實是可以從那邊去向行政機關那邊去動的,是有這個可能性的。所以應該、我個人覺得不至於說,變成是一個司法改革當中,一定要把它列入討論的這個議題這樣子。因為現行的制度是有,只是說在跑的時候,當然法官有些可能不願意去接受,很多也有說是可能我們、要想提起的人不知道那個方向在哪裡這樣子。我想這是我提出……剛剛講那個,釋字的話應該是742號的樣子,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是742號解釋。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