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能期待的、我覺得民間團體在期待的是,特別是在引進人權公約之後,因為政府要做的一個工作是大量的法規解釋,它要去解釋它的那國法跟這個公約之間,究竟有沒有任何的扞格,以致於要做修法或者是立法的這件事情。那我們一直很期待的是說,在司法系統這邊,能不能等於──比起行政機關,有更好的法學素養的這一塊──能夠在法規解釋的這個部分,發揮一個相對積極的功能?那這個東西事實上,是有包含我剛剛說的,那種、就是不是透過具體的司法訴訟個案以確保所有的、不管是行政命令或是法律,都能夠有符合公約的規定,甚至是、大概是憲法的規定。所以我不知道就是說,這個在司法制度裡面,它可能可以長成什麼樣子,可是這是我們所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