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當然有。剛才幾位先進都講過了,這李教授、林教授都談過了,在具體個案上,還有剛才李念祖李大律師也談過了,就是說法官對行政命令本來就有審查的權限,當然審查態度是不是過於消極,這是剛才許大法官講的,那這點我也不否認。那我想回應的是,剛才黃委員提到的,就是說,能不能在沒有個案爭議的情況下,我就來對一個行政命令要求起訴?這個就、講簡單一點,就是說,我對這個法律不爽、我對這個命令不爽,我認為它違反了某某公約,所以我要來訴訟,法官問說有誰受到侵害?沒有人受到侵害,但我就是看這個命令不爽、看這個法令不爽。就我所知,沒有爭議就沒有訴訟,沒有司法爭議就沒有司法訴訟。沒有爭議──司法權是被動的,司法權今天一個──如果這樣,大家給法官這麼大的權力,我是不反對啦,但是我是覺得說,你今天覺得說沒有人受到侵害,但我就是看這個法律、看這個命令不爽,我就來訴訟,然後你法官就做決定,然後這一個法官做的決定搞不好就拘束全國,你們願意給法官這麼大的權力嗎?就是說、就我的理解啦,司法訴訟好像、假設沒有一個具體個案爭議,好像很少說去討論這個法律對或不對。就好像美國的法院,它明白地講說法院不會提供諮詢性的意見,法院不會提供Advisory Opinion,法院提供的意見一定是在具體個案,「在這個勞工爭議中,我覺得勞方勝訴還是資方勝訴?」但是我不大會說沒有勞資爭議的時候,我今天突然跳出來說,欸這個一例一休到底對不對?我看這個一例一休有問題,法官就說我來審,沒有原告也沒有被告,就是純粹因為有人對這個法律、或者這個函釋不爽,然後就來請求法院裁判,好像沒有。因為那個、沒有具體個案,我覺得應該是沒有司法權。司法權是被動的,沒有人來爭訟,那除非剛才林老師提到的,就是說公益訴訟。在公益訴訟這個層次,那因為基於公益,所以我們允許一些公益團體來提起訴訟,我認為這個現行制度就有啊,就可以利用這樣的現行制度來挑戰。雖然沒有具體個案爭議,但是假設它符合公益訴訟的條件,來爭議。

那至於剛才許老師提到的說,法官審查行政命令是不是態度過於消極啦、都變成行政機關的附庸啦……等等、等等,我想我們後面的討論就是要針對這個問題嘛。

所以、講到這邊,雖然我超過時間,那我只是想提一下,就是說我們這個開會說、我看到我們議事規則「每次兩小時」,我是建議可以延長三小時啦,九點來開、開到十二點,要不然就中午吃飯兩小時,一直開到下午兩點也可以啦。我是覺得啦,好不容易上來一次,開五小時,從九點一直開到十二點,然後中午吃飯兩小時,我們再回去──因為被告嘛,總是希望多講一點話,跟大家解釋,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嘛。我還是強調,我是站在被告的心情,希望爭取一點時間發言。就這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