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提一個觀念問題、程序問題跟實體問題。

觀念問題就是我們一直來說,我們應該在法律人跟非法律人之間來做對話,然後希望讓非法律人能夠更了解法律。但是我覺得觀念上,我們法律人之間也有這個問題。也就是說,法律人之間,可能也有必須要去讓有些法律的觀念,在法律人之間也應該要能夠來溝通。所以這是我認為說,我們這個會議,可能不要把法律人跟非法律人做對立,或者是不是對立、而是說,以為法律人就比較懂法律。這一點,我覺得這是一個基本的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