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部分就是說,我不曉得我們現在是不是就要進入一些實體性的問題討論?像比如說到底剛剛這個到底是一個公益訴訟,還是說今天是一個訴訟標的的問題?我覺得現在或許先不要進入這個部分,否則我覺得我們今天可能沒有辦法那麼清楚地把未來的議題設定,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