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先進。張院長可能等一下哪些議題,他建議要怎麼帶回去之前,或是說讓當作議題國是議題、這一組的討論的重要議題之前,我想表示一下是說,專業法庭跟專業法院這部分,我想來表示一下淺見。就是說,主要是財經方面,這是司改也不應該缺席,那這跟我們經濟發展也會有關係。那現在最被詬病的就是說,財經的部分,法官有時候沒有專業,因為比方說期貨,他也不清楚,那這個問題就很大了。

第二個就是說,它拖延很久。一個案子可能到確定,可能要拖到兩、三年,那這部分的話,我可以怎麼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如果以財經專業來看的話,那外面的意見有兩個,因為我們參加這個司法改革會議的時候,我都有在接觸各方的意見,尤其是財經人士。雖然我是法律界的教授,那我聽來的意見有兩個,基本上就是,一個是要設立像美國的商業法院,那另外一個議題主張的就是財經法庭。所以這兩個是不同的見解啦,但我個人兩個都可以支持,只是說,因為我怕院長等一下就採說我們就用財經法庭,當然各考量我也都可以支持,只是我也是想說,就是在拍板之前,有一個小小的意見說,把重要的點都釐清楚,專業法院的話,它在國外、像美國德拉瓦州,它是執商業法院的牛耳,全球的、紐約證券交易所,百分之七十的公司都在那邊設立的,所以它影響全世界,大家都看它的。那它只有兩級而已,兩級審而已,跟我們現在的三級三審是有差別的,那為什麼?因為它法官都是專任在那裡,然後它只有審兩級而已,所以它很迅速,它也有專業的見解,所以如果我們要採這個的話,是變動比較大,所以我想把它講清楚。

那另外如果財經法庭,我們現在已經有台北地方法院已經在做了,有一個,已經做一個示範性的、模擬的,所謂的模擬意思是說,給其他的來學習,效果也很好。所以這個方面我們也可以支持。

那我想要建議的是說,這部分的話可不可以等下大家在決定的時候,如果覺得說這個爭議比較沒有這麼大,可是我們也還可以把它認為議題,然後很快可以獲得共識,那就當作一個標竿,就是說我們很快就得到了。那也可以讓外面主張商業法院的人說它也經過討論議題,他不會在外面寫報紙,然後來批評。因為我知道有些教授是積極在主張商業法院的。所以這部分是不是大家可以來考量一下,讓它經過當作議題、很快得到共識,讓我們司法院的許院長,能夠容易去推動,縱使是商業法庭,也OK的。

那另外一個就是──因為我是第一次發言,再給我幾秒鐘的時間──就是說專業法庭上、專業法院上,它有一個重要的制度,就是專家證人。那專家證人現在暫時沒有列為這個議題,但我的淺見是認為說我們可以,專家證人在國外他是可以交互訊問的,原告被告可以交互訊問的,而且原告被告主張的,他都可以找來,法官都會准的。可是我們現在制度裡面,鑑定人是由法官選的,剛才還跟我們最高法院的鄭院長來請教,他說這個部分現在大家幾乎都會同意,可是就是說最後他畢竟還是由法官決定的,跟國外的專家證人制度是不一樣的。所以如果我們想要發揮它的功能,我們專家財經法庭、專業法庭能夠要發揮功能,這部分也應該要強化。不然的話,個案的事實,它沒辦法認定,如果靠專家來認定,它才是真正的發現個案的事實。除了法官要專業以外,個案,它也要發現真實。這到底是財務報表還是怎麼樣?到底哪一個是對的?或是它隱含的意思是什麼?所以這部分的話如果說,等一下我們決定是說它不要列入議題,可是我反而是覺得,要列入議題,而且是第一個處理,然後得到共識,然後後面的有一個初步的結果出來,然後讓我們最高法院……我們的司法院能夠繼續好好把它推動。所以這部分的話是不是也可以請各位考慮把它列入議題,然後我們可以把它在很短的時間內,得到一個結果,也來是外界主張專業法院的那些人,他才能夠會心無口。不然他說「你怎麼連議題都沒有?」……這是我小小的淺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