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主席。各位委員。目前我們司法院內部有些討論,我們初步認為,可以自己做,那麼請各位看這些議題。請各位看到那個二之三,從第七點來看。第七點,就是「改革上訴制度,避免突襲性無罪改有罪判決確定」。那麼這個就例如說、比方說侮辱罪、誹謗罪。這種罪呢,它是到二審就確定了,不能夠上訴到三審。所以實務上很多情形,就是說,民眾可能互告侮辱或毀謗,可能被告在一審是判無罪的,可是到了二審,卻忽然間變成有罪,然後就確定了,他沒有機會再上訴。那像這個,我個人是認為說,它本身就有、就是在憲法上,我認為有嚴重的違憲嫌疑。那像這些,我們就準備要來修改法律,讓這一種、所謂「突襲性無罪改有罪」的判決能夠有一個上訴的一個救濟機會。那這個我們司法院自己就已經在做了。

接著第八,「各級法院合議制的落實檢討」。那麼這個、我的印象,應該這個是王金壽教授有跟王秀端教授提議的……就是他提出來的那個。這個我也認為說,如果有合議制的話,我們也是要落實,那這個是執行面的問題,那麼司法院會設法透過司法行政的一個監督,來要求落實。

那第九點,「活化審判期日與程序,落實集中審理、接續開庭,以提升審判效能」。這個就也是非常專業,也是我們會努力的。那這個我們也是已經在做了。

那同樣的、第十點,「行政訴訟已停止不執行為原則制度之檢討」。這個也是我們、這其實是滿專業的,那如果說有人提出這個問題的話,我們也會自己、司法院自己來做研究。

還有就是一樣,「假扣押研議標準之檢討」,說真的這些議題非常抽象,我認為說,拿到司改會議,大家不知道如何著手;那麼到司法院,我們也不知道如何著手。但是我們會努力,來做一些研究、來回應。

那同樣的,「強制執行程序檢討」,也真的是非常地大,這個我也認為不需要在這裡討論。我們就是認養回去,我們來研究。

那接著就是第十四,「評估有關公司的非訟程序抗告至最高法院同一見解的機會」,我們也不是非常非常理解這個議題的爭議,但是我們也會努力,這個也會認領回去、來做研究。

另外呢,各位看到二之四,專業法院或法庭。說真的我們也本來是要認養回去,但是我們尊重劉委員在幾次的籌備委員會都一再地強調,應該要在這裡討論、做成一個決議,所以我們也尊重,那這個我們就留在這裡。

然後第二呢,「評估針對勞工案件訴訟制定特殊訴訟程序,提升訴訟效能」。這個我一開始、我一上任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在做了,因為這是我們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政策,這個司法院就已經在做了。

還有第三,「評估增加家事事件法官、調查官的員額,強化家事法官管理標準」。這個我們也是會做,我們會、一樣,像這些我們認養回去的,我們會在這一個司改會議結束前,我們會提出我們的一個研究報告,應該是說看大家是同意或不同意。

再來第四,二之四的四,「行政法院的運作檢討」。

呃……很大、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為這個是一個非常大的題目,但是我們也就認領回去,來做研究。

那麼,另外再回到這個二之二,這個「司法院的審判機關化」這一點,基本上我們也是會認領回去,我們會以530號解釋……其實在1999年的國是會議,也有一個結論。但這個其實是……530號解釋,當然就如同林律師說的,我們要在兩年內……那這個、我們會再評估一下,我們有沒有那個辦法,就是、即使是兩年內我們修法,但是要走到美國式的這一個一元單軌,我想這個時間應該比較久,因為這個還涉及到訴訟程序的金字塔化,那訴訟程序的金字塔化我們會認為說要有一個比較長的過渡時間,就比方說,最高法院你如果員額要縮,可是案件還是那麼多,所以它可能……我會認為說,可能要有三年、四年、五年,那要那個訴訟程序,我記得要金字塔化之後,才能夠、最後,會過渡到司法院變成美國的那個Supreme Court。我記得那個是需要長時間,所以我剛說過我們會把它當作是一個遠程的目標。

那麼等到那一天,等到司法院像美國的審判機關化、變成Supreme Court以後,司法行政一元化的問題,我們也會在那時候、我們會認為,司法院已經是最高法院、或最高行,我們就不需要有法案的提案權。那這一個、那基本上,在這個目標還沒有到達以前,我們希望說就是維持現狀,司法院還是有一定的法律的提案權。那麼這個,我們會做一個研究,最後就是在我們這一個結束以前,會提出一個時程的報告。那麼就先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