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補充一點,剛才許院長認為二之四的第四項說,行政法院的運作檢討司法院也可以認領回去。但是我的看法倒是,就像剛才許大法官質疑的,就是說法官對行政命令的審查是不是太過消極啦、或者是黃執行長關心的,就是說對人權公約的執行啦、那個法院的態度是什麼……等等,我認為這個都牽涉到行政法院法官的審查,尤其是在座李教授、林教授、李大律師也有釋憲的經驗,那在座很多公法學者,所以我覺得其實二之四的第四點,我覺得應該可以拿來讓分組會議的時候好好地討論,我是建議這樣啦,免得人家外界覺得好像都在打假球啊、什麼這個的……我是認為這就是焦點嘛,大家都覺得法院都在、法官都官官相護,那我們就來討論看看行政法院到底──我想這應該是剛才許大法官關心的這個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