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建議在討論就是、除了在整個會議到六月底之前的討論議題以外,是不是能夠也思考一下,因為第二次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其實它的壓力會更大,因為它要再去反省一下上次1999年之後到底有哪一些的議題,為什麼是沒有執行、碰到一些什麼困難?那我們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解決嗎?所以我建議就是說,大家在討論這些議題的時候,也多一個、是不是要有一個獨立的機關,然後要納入、可能是院檢辯學,然後要針對我們這些討論的議題,進行一些滾動式的檢討、進行一些研究,那可以持續地去監督,然後甚至是持續地去蒐集民間的意見。那這樣子的話,可能大家壓力不會這麼大,就是所有的議題都期待在六月底之前全部都解決。這是我以上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