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重點還是放在二之四,剛剛的這個部分。剛剛有些部分,司法院要認領回去討論……現在重點就是,因為我們二之四的那個標題是專業,專業法庭或是法院,這個專業性。那一般我們理解的專業當然是有相關,比如說商業、勞動,或者是財稅、或其他醫學……等等,但是我放在行政法院運作的角度來看,我長期的一個關心就是,行政法的專業它其實也是一個專業問題。那麼,行政法院的法官是否具備足夠的行政法的專業?這個部分,向來是一個相當大的問題。因此,如果要從這個角度來看,我會建議──或者是跟第四組的許大法官那邊、法院的養成那個部分,這兩部分是可以交互來談一個問題,就是行政法院法官的養成問題。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的行政法院的法官基本上都是先歷練民刑的整個過程當中,到最後才到行政法院。那現在我們已經普設行政……地方法院的行政訴訟庭,我們有非常多的在第一線、他必須馬上處理最基層的行政法的問題。因此,有關法官的養成,是不是要、還是沿襲傳統的方式呢?尤其是在法官學院,或者是……只注重在民刑的養成,那麼等到行政法那個部分的養成,事實上是到在一個末端的情形。所以我也建議說,如果我們不放在這個地方的話,或許在第四組的這個部分,有關不是只是談司法官訓練所、司法官學院,跟法官學院合併問題,還包括裡頭的整個養成的程序,我覺得是可以納入考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