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到的是比較廣義的。那我想、因為我覺得放在第五組其實那個會把它限縮是有關犯罪的、比較社會政策;其實我現在想的是說,長遠來講,我們也要有一個司法政策,其實韓國已經成立了、韓國已經在運作了。那對於就是說,我相信不單單指整個司法制度組織的改變,它也許有可能更細,也有包括對於刑事訴訟的制度,我想更細的包括法官、檢察官的工作的環境……其實都應該有一些先實證的。那我覺得那是一個很多問題沒有辦法在這次處理的話,也許在那邊做一個長久的……先有一個研究機構的話,把人力、物力、研究人員進去的話,我想對以後如果要做任何的改革的話,我想會比較有實證的基礎。我覺得那是一個很有必要的組織。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