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司法改革、或者是司法革新將來的長期的走向,本身來講,總統他也有些想法,那我們也有一些想法。那基本上這一次的我們這個國是會議,基本上它是一個體制外的設計,所以各位可以看到,我們上面寫的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所以意思是這樣,等於是在對於總統他的一個諮詢。那長期的話,應該要有別的制度啦,應該是要……像日本的話,它是透過立法的方式,他們設置了一個司法改革的、類似司法改革的委員會,它是有法律的規定、一個經常性的組織。那第二種可能性的話,就是司法院跟法務部自己本身,基於它自己職掌之所要、所需,然後認為司法改革是他們需要做的,那他們自己本身可以在它自己的組織內設置一個組織來做這樣的事情。所以這都會有各種可能,這等到我們後面在檢討中間、最後的時候,我們分組也許可以提出一些意見,甚至到全體會議中間都可以再談,好不好?那……是,張委員?